一张老照片

  家的老屋内有一个相框,相框内有几张发黄的老照片,此中一张是我和的合影。照片上的我约有七八岁摆布,穿了一件花布上衣,扎了两个小辫,父亲约莫四十出头的光景,这也是我和父亲最晚期的一张照片了,并且还是合影照。看到这张合影照,就禁不住引起我对父亲一些片段的。我为母亲写过散文,写过诗,但至今不单独写过关于父亲的,明天我来写写我的父亲,写写他辛劳而朴质的一生。

   父亲的身材状况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出格
冬天来临,显得更加衰老了。父亲时常晚上因心脏和胃欠好,疼的睡不着,最近又到医院住了几天回到家。父亲是77岁那年开始患心脏病的,至今已有十多年了。这么多年来一向是药保着,可能是药吃的过量
,把胃也吃坏了。父亲身材各个器官都老化了,视觉也恍惚了,不但
精神上颓唐,行动上也愈加缓慢了,等于从房子里进去晒太阳,也要年老扶着行走。

   父亲是一个勤劳朴质的农民。父亲的田园在肥东,是到江南讨饭,因而就把父亲弟兄几个带到江南来,然后就在荻港杨山一带落户生根。他这辈子吃的苦良多,用母亲的话说等于吃的苦有腰深。父亲的一生中不辍劳作,为了养活一家人,什么脏活累活都去干。大跃进时四处挖野菜、四处开荒、零下几十度时常光着腿脚到离家很远的池塘里挖野藕,一各人子才得以存活上去。大了又要给孩子们做房子、帮孩子们成婚立室,父亲是既操劳又费心。生病以后
还对峙休息,七十五岁那年,还上山砍柴,两捆柴有一百多斤,从四五里路外把两捆柴担回家。每每休息适度就要生一场病。父亲的病等于积劳成疾、适度操劳所致。想着他吃的苦,不由
潸然。

   父亲在村子里有必然的威望
的。父亲在消费队当队长当了很长,一向到我在村里工作后把消费队长兼上去,父亲才轻松一些。消费队长的活儿可欠好干,不但
要公正公正,并且还有必然的技术含量。队里的小事小事都要找他商量,他做事时大公无私,不贪小廉价,队里的人都十分他。消费队长每一年春节过后都要参加一次当局组织的全镇工作大会,这张老照片等于父亲带着我去荻港红星剧场开会后照的。我在家里最小,也最受父亲的宠爱。那时能上街来玩,是我最的事,每次上街,父亲都给我买好吃的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这张合影照母亲一向放在家里的相框上。照片上的父亲刚四十出头,略带漆黑的脸庞上就布满了沧桑。

   我的父亲也比拟开朗,也有着好分缘。只管日子苦,父亲也会苦中寻乐。父亲比拟庐剧、喜爱听大板书,父亲影象能力出格好,听过的书、唱过的戏记得不少,还会咿咿呀呀的唱几段和说几段。之前在消费队时常说书和唱戏给队里的人听。在我的影象里,邻居时常到我家串门,就想听父亲唱庐剧和说书,在各人的极力要求下,父亲总能像模像样的唱几段和说几段。母亲比拟反对父亲当着世人面说书和唱戏,她说不可太声张。跟着年龄的增进,到了六七十岁时,父亲还能哼几句庐剧,开初病魔缠身,父亲就不唱了。但父亲仍一向喜爱听庐剧,为了听庐剧,年老特地买了一个VCD回家,开初换了一个DVD,咱们也帮父亲买许多庐剧的碟片回去,什么《孟姜女》、《秦香莲》、《孙继高卖水》等等,家里的碟片有一大堆。父亲如今视力恍惚了,看不见,就用耳朵听。最近发现父亲不怎么去听庐剧了,他有时靠在椅子上、有时睡在床上,在听着电视,度过属于他的安详平和的一日。

   父亲对子女的爱是厚重的。在他的那个时代,孩子只要不饿着、不冻着等于最大的奢望了。跟着日子慢慢好起来,父亲时常跟咱们讲,咱们是基本人家的人,做人要忠实厚道,干事不要投机取巧,宁肯自己吃一些亏。父亲自己等于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从不贪图公众及他人
的一点小廉价。咱们调皮不听话,母亲责罚时,父亲老是护着咱们。在教育孩子上,有时会发生一些分歧,因而也闹点小矛盾,但很快就化干戈为玉帛。父亲最爱讲鬼给咱们听,夏天纳凉时,讲鬼故事是父亲的必修课。聊着聊着,父亲就讲到鬼的故事,讲的生动逼真,有时听得毛骨悚然;父亲有时又说书给咱们听,唐宋元明清,许多汗青故事,他都会娓娓道来。这些年病魔一向缠着父亲,父亲就再也不心绪讲故事了。

   父亲的耐力不母亲强。父亲如果哪里有个不舒服,基本熬不住。影象中父亲时常犯牙病,牙疼起来,又拍屁股又顿脚,吵得母亲也无法睡。母亲就很厉害,生一些小病都扛着,既不打针吃药,又连哼都不哼一声,除非大病来了没方法。这么多年父亲和母亲为了这个家,风风雨雨一起走过,真的不易!

   父亲早到耄耋,如今几乎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真是暮景残光,离大去之期愈来愈
近了。我和年老时常
鼓励父亲,要勇敢的活着!总在内心里默默祷告,:“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,我愿用我一切,换你年代长留!”

   我和父亲的这张合影照,我会居心的把它珍藏起来,因为它见证了时代的变迁、它满载着浓浓的!